導航菜單
文章正文
【博永分享】印度版“快手”: 正在被短視頻改變的次大陸
作者:管理員    發布于:2019-11-01 10:15:3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

印度女孩Kajul坐在拖拉機上,旁邊的人越聚越多,家人、鄰居,同輩、長輩,大家紛紛來到農田邊上圍觀Kajul。此時此刻,在媒體鏡頭的聚焦下,Kajul成為了村里的“明星”。


Kajul是一名印度女孩,她的家位于印度北部中央邦的Niwrri,從印度首都德里到這里約400多公里,需要坐5個多小時的火車以及近2小時的汽車。


與大多數印度農村女孩一樣,Kajul的日常生活就是做家務、干農活,而拖拉機,只是她平時干活的一個工具而已。但讓Kajul沒想到的是,這些早已習以為常的工作會幫助她成為一名視頻達人,并由此改變了她的生活。


現在,Kajul在短視頻平臺VMate上擁有26萬粉絲,每個月都能獲得一定的收入。在印度,“能賺錢”對很多印度女孩來說是一個重要的門檻,而門里、門外,則代表了兩個完全迥異的人生軌跡。



被改變的印度年輕人


初到印度,會覺得這是一個“無序”社會。作為世界第二大人口數量國家,印度的人口密度極高,再加上相對落后的城市基礎建設,即便是在首都德里,也會讓你感到身處一個“擁擠、臟亂”的環境。


一位長居印度的中國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印度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。在這里,司機們開車都很“急”,他們使勁按著喇叭,在已經很擁擠的道路上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空隙,三車道的馬路經常并排行駛著5輛車。


但有意思的是,對于路邊隨處可見的牛、羊等動物,印度司機們又會極為“耐心”地減速慢慢繞過,有時遇到慢悠悠過馬路的動物,他們也會靜心等待。在印度生活幾天后會發覺,這其實是一個充滿“矛盾”的國家,像貧富之間的矛盾、新舊理念之間的矛盾處處皆是。


對于絕大多數印度年輕人來講,他們最渴望實現的也是突破階級限制。但現實卻是,印度的就業率并不樂觀,截至2018年底,印度的就業率為46.8%,而在這些就業人口中,印度女性的占比更是遠遠低于男性。


在印度尤其是印度農村,重男輕女的觀念十分嚴重,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,印度嫁女兒需要女方準備彩禮和嫁妝給到男方,這使得很多家庭生了女兒都會覺得很“賠錢”,所以也不讓女兒讀太多書,而是早早的幫家里干活。


上述中國人士告訴記者,印度農村的女孩上到高中的都很少,基本初中以后就不再讀書了,接下來她們的人生軌跡也很固定,就是幫家里干活,然后嫁人成為家庭主婦,生養孩子并繼續干活。


這似乎是一個惡性循環,因為不上學所以失去了工作的機會,她們也喪失了做選擇的權利。在5個月之前,19歲的印度女孩Arti Sharma的生活便像上文提到的一樣,她通過翻譯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她10年級(相當于中國的高一)就被迫離開學校,然后就一直在家干農活。


但幾周前,Arti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,她成為了村子里第一個拒絕別人提親的女孩。在婚姻問題上,印度父母包辦的情況仍然很普遍。記者詢問了多位當地人,他們告訴記者,一般來說,如果已經到了上門提親的環節,那這門親事基本就定了,像Arti這樣拒親的非常少見。


而這一切能發生,是因為Arti在5個月之前開始拍攝短視頻。目前,她在VMate上有95萬粉絲,并且在這段時間內已經獲得了超過10萬盧比(約1萬元人民幣)的收入,用Arti的話來說,這使她有了做更多選擇的底氣。


與Kajul一樣,Arti拍攝的視頻都是她日常干農活的內容。Arti表示,是表哥教她如何拍短視頻以及幫她拍攝,一開始,父母并不支持,村子里的人也覺得她還沒有結婚就拋頭露面,經常在身后議論紛紛。


但后來,Arti用3-4個月的時間向父母證明了拍短視頻并不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。Arti稱,她向父母展示自己的粉絲,讓父母知道這是一個正經的平臺而且有這么多人支持她,更為重要的是,她還能通過這個賺到錢。


現在,Arti的父母已經非常支持她拍短視頻,以前由表哥來做的拍攝工作也換成了Arti的親哥哥。與此同時,村子里的人也開始接受這件事,很多同齡人在Arti 的影響下,也開始拍攝短視頻。


與Arti一樣,Roshni也是在哥哥的幫助下開始拍攝短視頻。Roshni家里有兄妹八人,五個姐姐、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,媽媽是家庭主婦,全家的收入都靠爸爸做農活,生活條件很緊張。


之前,全家只有哥哥擁有一個手機,后來在哥哥的帶領下,Roshni成為了一名音樂表演達人。現在,Roshni在VMate上擁有86萬個粉絲,她通過VMate賺到的錢已經可以負擔家里的學費支出,不僅如此,一個月前,她還用自己掙來的錢買了一部手機。


如今,Roshni的弟弟也開始拍攝短視頻。Roshni稱,他們是村子里最早開始拍視頻的人,也因此成為了村民眼中的異類。“村里很多人覺得她露臉做表演很丟人,還認為她拍的視頻并不好,但看到她能賺錢又很嫉妒。”


對于村民的議論,Roshni已經不太在意,而父母在看到做這件事可以給家里帶來收入后,也很支持她和弟弟。現在,Roshni對自己的未來生活已經有了更多期待。



印度版“快手”


在印度的短視頻領域,VMate并非先行者。其他頭部企業還包括字節跳動旗下的tik tok以及YY旗下的LIKEE。


2017年底,Enosh David“慕名”加入VMate,成為了VMate團隊的第一位本地員工。此前,Enosh David在印度本土一家做互聯網增值服務的公司工作了八年,對印度互聯網內容的生產及分發有很多經驗,而決定加入VMate,他慕的其實是阿里巴巴的名。


Enosh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他投簡歷的時候,VMate雖然是一個全新的團隊,但他對VMate背后的UC及阿里巴巴非常了解。“我在之前的公司和同事們一起做過一個叫Hello TV的項目,當時也是朝著UGC平臺的方向做,但最后沒有成功。當知道阿里巴巴要在印度布局短視頻賽道時,我覺得機會來了。”


UC成立于2004年,并于2014年被收購并入阿里巴巴。UC進入印度市場可以追溯到2009年。2011年,UC正式設立印度辦公室。據統計,自2009年開啟國際化以來,UC至今已遍布150多個國家,覆蓋了南亞、東南亞、中東和非洲等地區,全球月活用戶達到4.3億,其中在雙印(印度和印尼)達到1.7億月活。


2017年底,UC開始在團隊內部推行業務創新機制,鼓勵員工孵化新業務。當時,UC印度團隊提出了多個項目想法,其中最先突出重圍的便是VMate。


程道放是VMate項目的發起人,現在也是整個項目的負責人。


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當時之所以提出要做UGC短視頻產品,是因為覺得印度市場存在很大的機會。


“UC出海的時候提出的一個口號是‘copy from China’,我們會把一些國內成功的場景拿到海外,看有沒有相同的市場需求。


2017年,是中國短視頻行業的爆發年,由于中印市場的相似性,我們也覺得這種對移動互聯網內容消費的需求在印度也同樣存在。”程道放表示。


事實證明,程道放當時的判斷非常準確,甚至在某種意義上,印度用戶比中國用戶對短視頻的需求更加旺盛。置身印度鄉村,能夠感受到身邊的印度年輕人對成名的渴望,尤其是受寶萊塢文化的影響,印度的年輕人在鏡頭面前也具有很強的表現欲。


Nagor Nagin是Kajul的哥哥,他在VMate上有3.2萬個粉絲。第一次見到Nagor時,他正在舞蛇,兩條眼鏡蛇纏繞在他的胳膊上,與他四目相對。旁人看著有些擔心,Nagor卻非常從容,事實上,Nagor上傳的所有視頻內容都與蛇相關。


Nagor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自己開始玩蛇是從朋友那里學來的。“最開始看到朋友玩蛇,我非常震驚,然后就跟著他一起學,后來發現這個能夠吸引很多粉絲,我就開始持續的表演了。”


剛開始學習的時候,Nagor經常被蛇咬,但他依然堅持地學了下去,現在,Nagor也成為了VMate平臺的視頻達人。在前往Nagor家時,記者在進入村莊的路口看到了一個大型廣告牌,上面印著10個印度青年的頭像,Nagor也在其中。


一位當地人告訴記者,因為快到Diwali(排燈節,類似中國新年)了,所以村里做了這個大海報,上面都是村里的“網紅”,想讓他們代表村莊祝福來往的人節日快樂。在村里人看來,像Nagor這樣,在網絡上擁有幾萬粉絲并且能夠賺到錢的人,已然算是一個“明星”了。


年輕人對成名的渴望再加上天生的表現欲,都使印度成為發展短視頻產品的絕佳市場。但事實上,真正讓印度短視頻市場得以爆發的,是2016年9月,一家名為Jio的印度電信企業開始以免費的模式向市場推廣4G網絡。


正是Jio的出現,讓印度4G網絡的費用大幅降低,從而推動印度4G網絡的普及率得到爆炸式的增長,這也為印度移動互聯網產品的發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。


2017年底,在明確了短視頻賽道之后,VMate面前擺著兩個內容方向,一個是“抖音路徑”,另一個是“快手路徑”。這二者的差異化非常明顯,可以簡單概括為前者代表著“高大上”,后者則是“接地氣”。


最終,VMate選擇了“快手路徑”。程道放稱,選擇這個方向和整個UC的文化有很大關系,在過去10年里,UC在印度的運營思路就是瞄準數量眾多的基層印度用戶,現在做短視頻平臺,也希望它不是一個只讓少數特別優秀的人才能參與的舞臺。


Arti的表哥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采訪時表示,他自己拍短視頻已經有2-3年,但是在接觸到VMate之后,才想到讓自己的表妹加入。這是因為他覺得表妹住在一個很小的村子里,不會唱歌跳舞也沒有什么其他才藝,這在別的平臺會顯得太普通,但在VMate上,她展示做家務也可能獲得關注。


作為一名印度本土員工,Enosh告訴記者,VMate與其他短視頻平臺相比,最特別的地方就在于它的內容更加真實,展現的是生活化的一面,所以VMate上的內容并不唯美,甚至很“野生”。


在Enosh看來,VMate不僅僅是一個娛樂平臺,它也是人們展示真實生活的工具,這里展示著印度社會的不同側面,既有一些長相好看的人唱歌跳舞,也有人只是記錄生活的日常。


印度移動互聯網的發展,還需要一些時間。在這個過程中,程道放表示,VMate的發展重心會繼續放在社區建設和達人維護上,通過線上溝通和線下活動,維系更多的優質內容生產者,并做好社區粘性。


程道放認為,“只要社區粘性做好了,等印度市場發展起來,我覺得那時候掙錢會比想象的容易。”近日,VMate宣布其月活用戶規模已經達到5000萬。


Enosh在接受采訪時說的一句話讓記者印象很深刻,他說,VMate的目標就是為真實的印度建立一個平臺,讓印度人享有平等的分享機會。而身為一個印度人,他應該比其他人更了解什么是“真實的印度”。


(轉自21世紀經濟報道)


全屏背景
自定內容

重慶博永投資管理有限公司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電話: 023 -67747933


地址:重慶市北部新區青楓北路雙子座大廈B座22-3

威客电竞